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汪静卖掉手机业务标志着高通特有模式形成

发布时间:2021-01-22 07:43:02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汪静对话《IT时代周刊》

在全球3G商用如火如荼和中国3G即将来临之际,我们希望读者对全球IT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而导致的产业转型和行业领头羊们的竞争策略和商业模式给予关注和研究。高通公司显然是对象之一:是什么铸就了高通公司独特的商业模式?在IT或高技术行业,将来还会出现另一个或另一些“高通”吗?

高通公司是IT企业中的另类,它从手机、系统产品中退出中,从一个产品型的公司成长为CDMA乃至3G行业的领头羊,其销售收入中有27%来自CDMA专利技术授权。而通过这种技术授权的模式,让高通阵营更加强大。

高通是怎么卖专利的?高通这种独特的商业模式又是如何形成的?2004年年末,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汪静在北京嘉里中心的办公室,接受了《IT时代周刊》记者的独家采访,从他缓缓而又充满自信的语调中,高通成长的步伐清晰可见。按照发展历程,高通公司特殊的经营模式经历了3个阶段:1985年成立之后到取得香港和记的第一单之前,是高通公司最艰难的时期。而从这之后到1999年,高通公司把系统业务卖给爱立信,把手机部门卖给京瓷则意味着高通的发展模式已经定型。从那以后直到现在,是高通公司的第3阶段,在此期间及以后,高通公司着重于推动CDMA和以CDMA技术为基础的3G产业链在全球的发展和壮大。

高通公司还会一直坚持这种“卖专利”的商业模式吗?也许,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汪静的诠释,能让你一解谜团。

推销CDMA一个艰难的起步

《IT时代周刊》:高通建立的初期规模非常小,听说只有7个人,那时高通是怎样向大家证明公司主导的方向是正确的,技术能够经得住考验?如何动员大家来加入高通的产业群呢?

汪静:高通公司今天这个经营模式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是不断演进而来的。高通公司1985年成立,在CDMA技术的民用和商用方面做了很多研发。

当时正是第一代模拟移动技术开始往第二代的数字移动通信技术演变时期,高通公司提出以CDMA作为第二代移动通信的技术标准。当时在美国,以主流厂商AT&&T主导的TDMA标准已经被大家认可,欧洲则以GSM作为主流技术。而高通最初是个小公司,公司里除了董事长雅各布博士之外,只有6位共同创业者,这样的公司规模很难在市场上有说服力。最终,高通公司选择自己开发产品,从系统设备到基站然后到芯片,甚至手机都自己做出来,再拿去给运营商和其他的大厂家测试,证明CDMA确实比TDMA和GSM有优势之后,有人才相信我们的技术了。

《IT时代周刊》:高通在生产出上下游的产品以后,你们是怎样劝说第一个运营商采用你们的技术呢?你们是否向他们做出了什么特殊的承诺?

汪静:高通把CDMA商用产品做出来后,到处演示推广,但开始时少人问津。直到1995年,香港和记决定在香港部署第一个CDMA网络。才慢慢走上商用。美国的厂商开始对我们刮目相看,摩托罗拉、朗讯和北电开始加入进来。

韩国,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一个CDMA技术和商用发展的范例。当时韩国政府想在移动通讯这个新兴的行业有所作为,想抓住移动通讯行业提升国家产业的层次。如果采用当时以欧洲和北美为代表的GSM和TDMA技术的话,产品基本上被欧美厂家主导了。而日本则专注于基于“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二代移动通信技术PDC。韩国要想在消费电子产品和通讯行业取得一个突破性进展的话,只有移动通讯这个行业。韩国看到了CDMA的技术优势后,就全面采用了CDMA技术。

高通公司与韩国公司的合作预示着高通公司已经把CDMA这个理论上的领先技术成功地运用到民用中,并且把商用化的成功从北美推广到亚洲。在韩国模式推广成功以后,越来越多的移动通讯系统和终端生产厂家加入到这个全球CDMA产业链条,在美国市场、亚洲、南美洲市场已经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同。

卖掉手机业务标志着高通特有模式形成

《IT时代周刊》:高通把系统业务卖给爱立信,把手机业务卖给京瓷,而自己专做技术。也就是说“卖专利”。这是否可以说,高通这个特有商业模式已经形成?

汪静:可以这么说。高通的知识产权授权方式帮助韩国迅速成为一个庞大而成功的CDMA商用市场,而且作为一个CDMA产品制造中心,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此后,高通通过谈判,把系统业务卖给爱立信,接着把手机业务卖给日本京瓷是完成这一战略转型和新的商业模式形成的必然一步。

《IT时代周刊》:在高通的发展过程中,可以说香港和记、韩国是高通的大功臣。您怎么评价这两个合作伙伴在这个商业模式中的地位?韩国CDMA的知识产权授权方式又是以一种什么方式给予的?

汪静:和记是第一个部署商用CDMA网络的运营商,为CDMA在全球商用方面确实起了非常好的作用。无论做什么事情必须要有第一个。和记虽然在香港这个不大的市场提供CDMA服务,但它作为全球第一个商用网络,对CDMA的发展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

而韩国CDMA的发展是最成功的范例。韩国CDMA知识产权授权的方式就是让韩国的企业了解和掌握CDMA技术,而且把所掌握的技术转化成有竞争力的产品。这次运作的成功,证明高通公司新的业务模式的形成。为战略中心转移和经营模式变化奠定了基础。

韩国的成功经验也意味着高通公司的战略中心开始转移,就是说,我们的重心和优势不再放在制造业方面,而是放在技术的研发和芯片设计方面。

《IT时代周刊》:高通是怎么操作这个商业模式的?

汪静:高通在CDMA技术商用化和市场化方面取得成功和足够的影响力之后,觉得这个商业模式还要继续推进。因为一个公司仅靠自己的力量很难把一项技术标准全面推向世界,单靠自己做是不行的,必须形成一个不断壮大的产业链,让世界上现有的领先厂家和新兴厂家有充分的积极性来参与到这个前途无限的价值链中。

鉴于这个考虑,高通公司为了不跟其他产业链的伙伴形成竞争,便只设计芯片,专注于技术研发,引导CDMA技术往前走。吸引更多的厂家、运营商加入到CDMA阵营中,把CDMA在全球范围的商用迅速扩大。

结果证明,这一战略转变是成功的。

《IT时代周刊》:这个产业群体形成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汪静:这个产业群体在1999年之前就已经形成。当时,一个重要的战略思想就是让欧洲GSM的主流设备商爱立信也开始做CDMA。这个决策的战略价值远远超过系统设备及系统业务本身。而我们这个产业链上也出现了大量的手机配套厂商,除了摩罗拉和京瓷外,当时加入CDMA阵营的韩国三星、LG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级的电信设备和手机厂商。系统方面,像摩托罗拉、北电、朗讯,这些都是当时举足轻重的厂家。但爱立信的加盟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

试图引领3G产业

《IT时代周刊》:3G时代来临,高通公司现在有哪方面的努力?

汪静:以CDMA技术为基础的3G对移动通信和数据业务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高通公司为了引导整个移动通讯行业从第二代往第三代走,开始创造性地发展高速数据业务。在WCDMA方面,高通公司开发的样机和业界领先的WCDMA芯片和软件组为WCDMA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商用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除此之外,高通公司为引导和帮助运营商将3G迅速大规模地商用,推出BREW软件平台和gpsOne定位等业务,以及最新的大规模流媒体传输技术。

与此同时,我们还推出了MediaFLO。MediaFLO是高通公司新成立的一个公司,将投资8亿美元,把电视和播放这个广泛性的消费应用实时转到3G的手机终端上去,把这两个行业的优势有机地结合起来,成为一个让CDMA2000和WCDMA运营商不断提升3G服务价值的平台。这样就避免电视广播行业和电信行业的矛盾,使得双方的服务价值在增加的这个频段和3G服务平台上有效地结合起来。

《IT时代周刊》:有人说从2000年开始,高通公司正在变成3G行业产业链中一个引导者。是这样的吗?

汪静:可以说高通公司是3G技术发展的先行者,产业链的建设者和推动者。2000年之前,高通公司把CDMA成功地商业化,而且在全球更多的市场推广。从技术上来说最大的成功是让3G的标准都建立在CDMA这个核心的技术基础之上。

目前高通有一个投资部门和一个基金在培育3G方面的增值服务价值链。我们几乎每周都会收到来自各种公司申请融资的信件,我们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在处理这个事情。我们去年宣布将一亿美元投资中国市场,主要为3G价值链的培养做投资,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公开宣布了3个投资项目。

天龙八部手游

魔幻客栈破解版

一零计划官方版

寻秦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