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文艺青年徐小平王强的天使梦

发布时间:2019-09-30 05:14:53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 文艺青年徐小平王强的"天使梦"

比起新东方创始人,或许现在徐小平与王强,更希望大家能知道他们的新身份:徐小平——真格基金主管合伙人,王强——真格基金合伙人兼企业灵魂研究院院长。

2012年初,由徐小平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共同投资创办的真格基金2.0成立。用徐小平的话说,其实从他做天使投资的第一天开始,真格就诞生了,但是自己一直是“悄悄干”。升级版的真格让他觉得比再创业更有压力,因为“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实际上,在真格2.0成立以来的一年半时间里,其回报率大概是1.7倍。王强坦言,“总体还可以”。

7月27日,参加完《东方早报·上海书评》五周年系列讲座——“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后,徐小平、王强接受了《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记者的专访。采访重点不再是新东方的故事,而是他们目前为之奔波的天使投资。

再创业

上海经济评论:为什么再创业选择的是天使投资?

徐小平:2005年春天,我参加了斯坦福大学搞的一个关于教育与商业的研讨会。在那我遇到一大批斯坦福的学生,我见一个说一个,“你要创业吗?我来投资”。后来其中有些人毕业回国,我真的给他们投资。那一届就投了400多人。斯坦福这件事,为我打开了做天使投资的门。之前也不知道什么叫天使投资。只知道,花最少的钱赚最大的钱。

上海经济评论:创办真格,是再创业?

徐小平:当然是创业。事实上,刚做天使投资时我都没有敢说我要做天使投资了。就是大家给了点钱,静观其变。失败了没人知道,成功了再自己宣扬。一直做到2010年,我才敢于公开告诉大家,我做天使投资了。这可能是我性格的一个弱点。我耽于思考,追求梦幻。我的本质还是一个文艺青年。你看沈南鹏离开携程,立刻创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我离开新东方,拖了这么久才做。我学的是音乐,之前的工作主要是教育,都与投资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直到我觉得还蛮成功的时候,我才开始做真正化的天使投资人,创办真格基金。

上海经济评论:你们两个人是怎么想到一块办真格?

徐小平:我们开始没有创办真格基金,瞎投,见到一个项目就投。作为最好的朋友,新东方上市之后,我就和王强说,我们一起做点事,做什么事,还不知道。但是,当这个事(编注:投资项目)来的时候,我说一起投吧。他就被我拉进来了。我们一开始就在一起做,一个接一个做。我看到任何项目,就拉着他,一起来投,他有的投,有的不投。

王强:新东方主要是让同学们出去,看世界,从思维方式来说,是改变他们人生的轨迹,我认为,留学的最大价值在于,改变你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一旦改变或者获得,它就给你看世界、看现实,或者理解现实、理解未来,带来了不同的眼界,或者一个纬度,往往在别人看到灰色的时候,你看到的是彩色;当别人看到悬崖的时候,你看到的可能是坦途。这是新东方的使命。如果他们(编注:出国留学的同学)完成了看世界的体验,他们面临的是留在国外,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么,我们认为,给那些有胆量、有勇气的人进行早期投资是很需要的,那么天使投资自然而然成为我们的选择。所以,我们就是做最初期的,在不可能审计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我们愿意助他们做梦。

各司其职

上海经济评论:你们两个人的分工明确?

徐小平:在真格基金,王老师并不参与看项目。他是灵魂研究院院长,联合创始人。他的功能就是给企业注入灵魂。王强带着空前的兴趣,在给每个企业带来燃烧的激情。

王强:非常明确。他主要负责生意部分,或者是真格的大方向,我们往哪走,是国际化还是地方化。我是当真格进入企业后,愿意花更多的时间,跟这些创始人坐下来。

上海经济评论:这是你作为企业灵魂研究院院长的主要职责?

王强:任何一个伟大的企业,它和其他的平庸的或者普通的企业有所区别,如果要用一个东西来形容这个区别的话,那就是灵魂。千百年来,哲人们都认为它是超越生命体的。一个企业,如果它在初期能够意识到自己企业的使命,追求自己与别人的不同,那么在设计产品、推出服务的时候,它必然带有自己强大的痕迹。这就构成了企业竞争力的一部分。

上海经济评论:徐老师把你拉进来时,就跟你说让你做这个活?

王强:对。这个职位完全是他设计的。大家可能奇怪,但我觉得非常重要。找到企业根深蒂固的基因的密码,正是企业的灵魂。

上海经济评论:在选择项目时,你们会有分歧吗?谁更容易被说服?

徐小平:有。有的项目,我投但他不投。事实上,在真格1.0时,不存在谁说服谁。因为我们没有机构,利益没有交叉,所以,我谈来一个项目,他看到好,就投了,我不会说服他的。

王强:个别项目,可能会有不同的判断,但是大方向是非常一致的。我们现在投的所有企业都是创业阶段,你很难有具体的商业指标做参照。我们的冲突主要体现在对团队、创始人看法不同。比如他是不是有真知、有真格,大家需要讨论,其实对人的讨论超过商业价值。

上海经济评论:如果遇到趣味相投的人,你会当场拍板答应投资?

徐小平:凡是我拍板的都是趣味相投的人,我不喜欢的人,一般我不会投。天使投资,是无迹可循的,天使就是做梦嘛,所以我有一句话叫,梦想是不可审计的。这个好像作曲一样,你怎么才能写出美妙的旋律来?灵感。天使投资,有时候,我觉得是一种灵感。

决定投资的要素

上海经济评论:你们会在综合考虑哪些因素后,决定投资一个项目?

徐小平:最重要的是看这个人值不值得投资。也可以说,看这个人的身价有多大。比如,有些人找不到工作,他要创业,这是不对的。一个大公司的底层工作人员说他创业,可他会比公司高层做得好吗?我觉得未必。比如说,现在新浪微博的负责人出来创业,那我觉得他拿到钱的机会一定比他手下干了三年、三个月的人的机会要多得多。最怕的时候是,项目不错,但是项目创始人,我们不太喜欢,这个时候特别痛苦。因为一个人的素质怎么样,其实看得出来。纠结到最后,有时候只好跟着人家投一点,或者把项目介绍给别人。

王强:一个是人,一个是项目本身,比如与互联网、电子商务、教育有关,教育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现在理解的传统教育,另一个是素质教育,比如琴棋书画、篮球。但是,最主要的衡量指标是,看这个项目是不是在某个领域,它是比较新的,同时它能呼应刚性需求。如果大家能直接给一个团队打80分,我们对它要做什么,其实不太在乎的,因为我们坚信,一流的人才,如果他拿着现在的商业计划书,在市场上一试错,失败了,他也一定会起死回生,找到另外一个。

上海经济评论:进入真格2.0后,你们的投资情况如何?

徐小平:今年大概投了20个。我估计未来每年30-40个之间。

王强:一年半的时间,我们用1500万美元投了40多个项目。这40多个项目是4000多个案例中选出来的。在投的40多个项目里,我们认为这个团队不行了,基本放弃的项目大概有4个。将近一半的项目,获得了A轮融资。一年半时间,回报率是1.7倍,总体来说,还可以。

上海经济评论:你们从新东方到真格,能够合伙这么多年,最重要的是什么原因?

王强:我们俩有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从美国回来,我从来没有谈过钱,或者考虑能赚多少钱。我想表达的是,当你把赚钱作为最主要目标时,可能你就赚不到钱。诗人陆游跟他儿子说,要学好诗,诗的功夫在诗外。一样道理,你要做好企业,赚取财富,它的真正秘诀在于财富之外的诉求。所以,财富只是这个正确判断所带来的副产品而已。再一个,我们都充满激情。我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老男人了啦,但是你可以感觉到我们精力旺盛,我们愿意跟年轻人交流,交换思想,碰撞。性格上的互补,也是我们能够合伙这么多年的原因。一个团队的最大价值,在于互补。一加一加一,就是超越三了。

都是爱书人

上海经济评论:你们有什么共同的爱好吗?

徐小平:我非常热爱写作。我最爱的就是写作。在谈话与写作之间,我爱写作。在写作与阅读之间,我喜欢写作。谈话、阅读、写作,我最喜欢写作。

王强:他(徐小平)爱写。他读一本书,就可以写。我读十本书,可能才写一篇文章。但是我们俩的共同地方,就是对思想着魔。如果不谈真格基金的业务问题,我们更多谈思想问题。我很愿意跟他分享我这30年读的书。小平读书也很快。他发现书里的闪光东西,也会跟我分享。这是我们共同的乐趣。

上海经济评论:现在市场上很多励志书,你们会考虑写吗?

徐小平:励志?我从来不认可这种说法。我认可的是价值观的引导。比如,我现在有个最新的思想,我在哈佛、复旦、交大都讲过,青年“三不主义”:不去政府机关,不去国企,不去大企业。

上海经济评论:这实际上,和现在的主流就业意向完全相反。

徐小平:完全相反。听我话的人,一定会有前途,不听我话的人,他有他不听的理由但是我祝他们好运。

上海经济评论:有退休计划吗?

徐小平:停下来的话,想再写一部《中国合伙人2》,但是,并不是新东方三兄弟的故事。灵感来自于我自己的人生经历。

王强:(工作到)80岁吧。我想再向老天借30年。因为天使投资很刺激。比当年做新东方更刺激。当年到新东方来的基本都是学生,尽管个性千差万别,但是他们目标非常一致,都是出国,都是为了改变命运。但是现在,创业的年轻人,个性千奇百怪,想法也千奇百怪,所以,天天跟海内、海外,江南、江北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谈他们的创意,谈他们在生活中的逐梦的感觉,很是享受。而其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接近商业的靠谱的项目,成就感非常强。

上海经济评论:鼓励大学生创业吗?

徐小平:我鼓励想创业的人创业。我们曾投资过高中毕业生。

王强:第一,人格。这非常重要。不是你有人格,就能创业成功,但是,你如果坚守自己的人格,诚实、诚信,泰山压顶你都不弯腰的话,你就给你自己获得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信用。人格并不能保证你做事就一定成功,但它能保证你在不断失败的过程中,还能继续有汇聚资源的能量和能力。第二,在大学期间,你要在某些领域做过尝试,要做过事,至少管过一两个人。因为创业要有团队,你如果没有人际交往的历练,两三个人你都管不了,你怎么能够带领一个团队来做一件事呢。第三,创业与你的生命,有什么瓜葛。像小龙女(编注: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她做世纪佳缘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这就是非常刚性的需求。当她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以后,她发现,这个问题是共性的,实际上她已经了解了市场的需求。

·采访手记·

老男孩

忙碌。这是采访前两个人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因为他们太忙,与王强、徐小平的对话,是分两次进行的。徐小平说,自己昨晚(7月26日)到采访时只休息了三小时,其中两小时是在飞机上,而在讲座结束后,他又马不停蹄地与他的团队去谈项目了。与王强的对话则是在一家咖啡馆,那已经是讲座结束后,他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侃侃而谈,在点餐时,他还不停地与服务员交待:“要加肉。”那时已过9点。

激情。徐小平飞快的语速似乎旁证了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他没有选择将对话放在会议室,而是在从演讲后台通往会议室的台阶上。他拿着录音笔,耐心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当记者问,有什么退休计划时,徐小平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说“写《中国合伙人2》”。一直爱读书的王强认为现在这种既不占用他的读书时间,又可以和千奇百怪的人、和五花八门的项目打交道的生活,很享受,也很刺激。

幽默。当你看到本刊封面两个人的合影时,你一定不会否认他们是快乐的老男孩。他们的幽默与快乐,已跃然纸上。

理想。王强说,他和徐小平的共同点是都有那么一点理想主义色彩。爱书的王强,为了一本书,可以专程飞去一个城市的那个书店,比起梁朝伟搭飞机去伦敦喂鸽子,王强买书的成本似乎更大。他说,有时候碰到书店关门,就是白跑一趟。当他看到有个书店只卖与惠特曼有关的书时他会兴奋不已,他可以花很长的时间收集一本书不同年代的版本。徐小平说,比起阅读,他更爱写作。他说,天使是做梦,梦想不可审计,就像作曲一样,怎样才能写出美妙的旋律:灵感。

快慢。这是两个人给记者最直接的差异。徐小平语速飞快,王强则慢条斯理。王强说,徐小平读一本书,可以写一篇文章,而自己读十本书,也未必能写出一篇文章。

无花果分类的四品种型得荣小檗http://nongye.7581268.cn/1432.html

190柴油机冒黑烟的原因荣成http://wujin.9685311.cn/1478.html

香蕉喷叶面肥有什么用西南牡蒿http://nongye.1169926.cn/1250.html

2005年机械行业成为深圳第二大支柱产业窗刮http://wujin.2101020.cn/1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