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逃离北上广不过是换一种方式的孤独

发布时间:2020-10-15 01:59:42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前段时间,一篇《北京有2000万人在假装在生活》的10W+文章在朋友圈引发不少争议。有人感慨万千,也有人发文怒怼,一时间,年轻人在大城市的艰难生存现状又双叒叕一次成为热议的焦点。

长期以来,“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一直是年轻人的向往之地,很多大学毕业生把工作生活在一线城市作为自己的首选。大城市多好啊,大城市资源丰富资讯发达,机会多还快捷方便。但高昂房价和巨大生存成本的双重压力,却给所有怀揣梦想而来的年轻人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加上飞快的生活节奏带来的人情冷漠,以及碌碌无为带来的虚无感,有很多人最终还是选择回老家发展。

但是,回到二三线城市,真的就那么安逸、一切水到渠成吗?却也未必。

今年6月,在第39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由乔梁导演执导的电影《塬上》斩获最高奖——圣乔治金奖。这部电影用最真实的镜头,以一个归乡人的视角,对“逃离北上广”的后续进行了一次深刻的审视。它告诉我们:逃离北上广,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的孤独。

电影从一开始就带着压抑的气氛,主角康文不仅工作不顺,感情上更是婚姻破裂。和众多逃离北上广的人一样,带着绝对算不上好的心情和一身风尘,逃离北京。

长久的城市生活会在人身上留下独特的烙印,而强烈的城市烙印则会掩盖人身上原本故乡的气息。在电影中,有这么一个小细节,康文在故乡买面吃的时候,被老板娘错认为是北京人。即使他一再辩解,也无法让面摊的老板娘相信他是本地人,甚至换来老板娘敷衍的反讽。

更扫兴的是,在电影中,康文在故乡遇到熟人之后,完全没有故人相逢的欣喜,分别时甚至连一句礼貌性的话都没有,有的只是对方一口表达厌恶之情的痰。

到家之后,又遇到和老同学见面不相识的尴尬。

以及恩师去世的噩耗。

物是人非,是每一个人逃离北上广回到老家的人都不得不面对的境况。故乡还是“故”乡,但已经不一定是“家”乡了。内心所期待的熟悉并没有到来,社会发展日新月异,故乡也以它温和的节奏慢慢发生改变,曾经无比熟稔的地方突然变得难以融入。

不仅如此,因为眼界和观念的不同,曾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也都变得十分难以沟通,甚至是出现重大的分歧。在电影《塬上》中,导演就在康文回归故里之后集中表现了康文和他一众同学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

无论是物是人非,还是观念冲突,都只是表面层次的问题。逃离北上广回到老家最大的症结,以及康文这次回老家的最大的阻力,是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一身落魄回到老家,村长客气得有点过分,诚惶诚恐,一口一个“领导”。甚至说道:我们这个小地方,从北京来的都是领导!这么一句看似客套的话,仿佛一把锋利的刀,斩断了康文和这个村子的联系——他不再是从这个村子走出去的康文,而是从北京过来的“领导”。

老同学会不讲情面的训斥:“在我们这儿,就得守我们这儿的规矩。”

在饭桌上,更是直接讽刺康文自视“北京人”。俨然已经把康文划出原家沟人的身份。

可以感觉到,从北京回来的康文,与老家的人已经格格不入,仿佛有一堵看不见的墙,把他和其他人分开。就算这些昔日的同学很明显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在面对康文的时候,他们却自然而然地站到了一起,康文则孤身一人自动成为另一个阵营。物是人非也好,观念冲突也罢,从根源上看,都是因为那一道难以言说的隔阂。

这么些年过去了,天差地别的生活完全没有交集,生疏是在所难免的。别说是有打有闹的同窗,就连昔日的恋人都因为步伐的不同步而分道扬镳。

逃离北上广,想要逃离的人情冷漠,想要逃离的无力感,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重新回到我们的面前。心中的故乡真的永远都是那个记忆里的故乡吗?

充满了陌生感和排斥感的故乡,已经不再是随时都能接纳、安放我们回归精神家园的精神诉求的乐土。而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则是消解臆想中温情戏码的最后一根稻草。

逃离北上广,是一次义无反顾但注定失败的心灵放逐之旅。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膜,靠的是敞开心扉的坦然,以及互相的尊重和理解。这大概就是导演乔梁通过《塬上》,想要表达的人性吧。

成都治疗甲状腺的医院

南京华肤好的牛皮癣医院

杭州治疗前列腺炎排名

上海治疗皮肤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