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出纳员卷款近百万潜逃18年被抓时蹭网打游戏每月只花200元

发布时间:2020-10-14 05:55:17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华龙网8月24日11时讯(记者 祝可)近日,重庆渝中区检察院在东莞将一潜逃18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从1999年7月23日算起,已经过去了18年。”那天下午3点多,罗某(化名)拿着手续完备的支票,到银行取出69万元公款和公司员工缴纳的30余万元购房款,踏上了逃亡的列车。

今年8月1日,当渝中区检察院侦查人员找到他时,他正躲在家里,蹭着邻居家的网络打手机游戏,每个月所有开销加起来200余元,水费甚至不足5元。

没分到房 出纳卷款近百万潜逃

1999年,在重庆某公司做出纳的罗某听说单位要分房。28岁的他和父母、哥哥住在一起,住房紧张,他希望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改善居住环境。但他听说,这次分房没有他。

生性内向的他将罪恶的手伸向了单位的公款。利用工作便利,趁会计不注意,罗某偷偷在自己手上的现金支票上盖了单位的印章,做好了作案的准备。

1999年7月23日,星期五,考虑到周末不用上班,有充裕的逃跑时间,罗某决定在这一天动手。当日下午3点多,罗某拿着手续完备的支票,到银行取出69万元公款和公司员工缴纳的30余万元购房款,踏上了逃亡的列车。

案发两天后人间蒸发 父亲葬礼他都没有出现

1999年7月26日一大早,重庆某公司的领导发现账上少了一大笔现金,此时,罗某的父亲来到公司,称儿子已经3天没回家了。发现情况不对,公司领导马上到检察机关报案。

渝中区检察院负责这起案件的检察官已经退休,参与该案办理的侦查员曹宏斌还记得当时的情形:没有手机,没有监控,火车票没有实名制,一代身份证信息量较少,且管理不严格。距案发两天后,罗某像从世界上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消息。

考虑到罗某的父母、家人都在重庆,渝中区检察院的检察官选择蹲守这个“笨办法”。每年大年三十,渝中区检察院的检察官都会到罗某父母家附近,看能否抓到这个逃亡在外的嫌疑人。然而多年来没有任何收获。

2002年,罗某的父亲去世。去世前,老人一直挂念着3年没见面的儿子。侦查人员推测,罗某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回家。遗憾的是,直到葬礼结束,罗某都没出现。

化身曾某雄在东莞结婚生子买房子 被抓时每月开销不足200元

带着近百万现金,辗转多地,2002年罗某来到东莞,选择在东莞市某镇落脚。这里,外地来莞打工人员众多,人员情况复杂,便于隐藏。

在当地,罗某找人办了个假证,化名曾某雄,并用赃款在当地买了套房子,和一个来自江西的打工女子结婚生子。

罗某觉得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近百万赃款,很快就山穷水尽了。为了维持生计,他四处打零工。

由于没有合法的身份证,罗某只能去那些管理不太严格的服装厂,靠给服装缝制标签,一个月挣2000来块钱的辛苦钱。这点钱挣得还不踏实,遇到工厂裁员,年龄偏大的罗某就会失业。今年年初,罗某失业了。

2015年,结婚10年的罗某离婚了,孩子跟着妈妈回了江西,本来就内向的罗某彻底成了“宅男”。渝中区检察院侦查人员找到他时,他正躲在家里,蹭着邻居家的网络。闷热潮湿的夏季,没有空调,吹着一台小风扇,沉浸在手机游戏里。

为减少开支,除维持基本生活的食品采购外,他极少出门,将生活成本挤压到最低。每个月所有的开销加起来200余元,水费甚至不足5元。

一个东莞电话引起注意 重庆检察官在异乡巧妙抓捕嫌疑人

这起犯罪嫌疑人潜逃10余年的案件成了渝中区检察院检察长夏阳每年制定工作计划时都要反复强调的重点。可是,如同泥牛入海的罗某到底去了哪里?这起案件的突破口又是什么?侦查员们仍然没有找到。

今年初,有干警提出这样一个思路——既然从全国联网的居民身份信息系统里始终查不到罗某的身份信息,这说明罗某早已“漂白”身份。但是,在信息社会,罗某不可能不通过手机和家人联系,也许能从他的家属身上打开局面。

果然,在对罗某亲属的通话记录反复比对分析后,一个从东莞打来的电话引起了渝中区检察院的注意。

“通过多年的摸排,我们知道,罗某家人的社会关系比较简单,一家人基本上都在重庆。我们怀疑这个东莞的电话就是罗某打来的。”侦查员艾民介绍说。

在重庆市检察院的指导支持下,渝中区检察院很快查出可疑号码的机主姓名——曾某雄。可是,进一步的侦查显示,曾某雄本人从未到过东莞,他的身份信息被人冒用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

7月21日,由渝中区检察院法警大队大队长赵庆、侦查员易南庭组成的抓捕小组,和市检察院指挥中心追逃办干警一起,前往东莞,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

在广东公安机关的帮助下,抓捕小组很快锁定曾某雄所在的小区。

然而,曾某雄到底是不是罗某,抓捕小组的侦查人员还不敢确定。加上曾某雄深居简出,侦查人员几乎没有比对的机会。

为了敲开他的房门,在当地燃气公司的配合下,易南庭来到曾某雄所在小区,以燃气管道检修为名敲门。曾某雄开门的一瞬间,易南庭就根据那张看了无数遍的照片,确定他就是罗某。

赵庆和易南庭迅速站到罗某的身边,抓住他的手臂。

“其实我早就想回去了。”被抓捕后,罗某有些释然地对检察官说。

“在外头这十几年,我每天都睡得不安稳。父亲过世,我都没能回重庆见他最后一面,全怪当初意气行事。”罗某懊恼不已。

8月4日,追逃小组顺利将罗某押解至渝中区看守所,至此,这个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的案件,终于在案发18年后,尘埃落定。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青岛专业治疗牛皮癣医院

上海口腔科医院地址

上海治疗男性乳房肥大医院哪家好

郑州市荨麻疹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