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最像噩梦的旅程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2:50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那场爆炸事故发生后,我受伤的总面积是54%,54%的烧伤等同于只有46%的存活概率。那时候因为要动手术,会注射吗啡。注射了吗啡的症状是一下昏睡,一下清醒。我在痛的清醒跟昏睡的噩梦之间,总是可以听到爸爸的声音。

爸爸就坐在病房角落的左边,那边有一张椅子。只要我醒来了,他就会说:萱萱,爸爸在这里,没事没事。他那个非常坚强、坚定、很雄厚的声音,即使在昏沉的时候,我都听得到。那个是让我觉得可以抓住的力量,让我觉得我还活着的声音。

那期间我需要大量的蛋白质和维生素,可是痛的感觉已经占据我的全身了,我根本就食不下咽。爸爸亲手把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一口一口喂我吃。

有一天,我看着他切水果的背影,突然觉得他瘦了一大圈。而且爸爸一向像军人一样很挺的背,在那一秒钟也驼了。因为那时候爷爷已经住院一年多了,那边不时地发出病危通知,所以爸爸是我这边、爷爷那边两家医院来回跑。有一天,他边切水果边淡淡地说:爷爷可能差不多就这一两天了。他继续切水果,我就觉得很心痛,因为我想到:他爱他爸爸就跟我爱我爸爸一样,可是他的爸爸可能就这一两天了。

出院之后,我爸爸的坚强还一直陪伴着我。我手背因为有伤,需要做复健,一节一节地弯我的指节,弯到可以握拳之后,再用绷带把它缠起来固定住,维持五到十分钟。我的双腿环状全毁,所以膝关节跟踝关节都需要复健。最困难的功课是蹲下、跪下。当我没有办法这样做的时候,我得趴着让同事帮忙。

疤痕是会不断增生的,为了抑制它的增生,我必须要穿有一点紧的衣服,甚至有一段时间我还戴了像蜘蛛侠一样的面罩。但是在做复健的时候,它反而容易摩擦到,很容易因为做复健而起水疱。还有一个我最不能适应的就是我身体会不由自主地抽痛,那种感觉很像突然有人用电击棒电你。

我每天做一样的复健,但是每天都没有进步。那个时候,我开始变得很沮丧、很负面。有一次我在公司复健,我耍赖了。我一直说我不想做复健,我不想做复健,然后跟同事们聊天。爸爸那时候就对我说:你可以,你可以。我就尖叫:我不要做复健!我不想做复健!爸爸就像军人一样大喊说:你任家萱是我的女儿,所以你一定可以!他逼着我跟他一起喊:我任家萱,我做得到!我任家萱,我做得到!喊到后来,我已经泣不成声了。然后我看见爸爸擦着他眼角的泪水。

虽然他这样鼓励着我,但还是没有办法阻止我掉进很愤怒、很怨恨的深渊。我怨恨我身边每个人,我怨恨我身边每个没有阻止我去拍戏的人,我特别怨恨的也是我最爱的人我爸爸。我甚至没有办法面对他。

Hebe跟我说:我们都没有一百分的父母,可是生育养育之恩,我们千万不能忘。就是听她淡淡地跟我讲了这句话,我就决定:好,我不要再逃避这个问题了。我当着爸爸的面告诉他,我为什么怨恨他。因为我爸爸的口头禅感恩。

就是感恩这两个字,让我觉得非常刺耳。我有什么好感恩的?我一点都不感恩。所以我那时候当着他的面,一直控诉他、指责他。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骂我,就是一直点头。最后他说:我知道了。

我现在想起来觉得我很不孝。那时候的我,仗着他的坚强,欺负了他的坚强。

后来等我渐渐康复之后,我才了解到:我的爸爸,他的心里比谁都痛,比谁都不甘,可是他要当我的前锋,他一定要很坚强,一定要很宽容。他要告诉我:你一定要放下,要勇敢。他不让自己倒下,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放弃。

这期间我渐渐地感觉到,我的身体一直不断地进步。我可以站着刷牙了,而一开始我只能坐着。我甚至做了一件我受伤以前想都没想的事情:我参加了十公里马拉松。而爸爸竟然在中途给我惊喜,我看到他的时候,又痛哭了。

这段过程我学到了很多,也想跟大家分享。我希望你们不用经历这些,就可以学会我学会的。人生的路一定有很多的困难跟挫折,想不开或者是很沮丧的时候,可以想想我的故事,想想我遭受的这一切。我努力地走过来了。所以即使你们遇到困难,也千万不要放弃。

遂宁西服定做

贺州职业装订做

双鸭山工作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