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光伏电站投资逆风加速或迫中央出手收紧审批

发布时间:2020-01-14 18:57:18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尽管全球光伏产业正遭受需求萎缩以及产能过剩的“寒流”,但却未浇灭中国光伏电站投资的热情。一些地方政府追求经济增长以及光伏企业的赌博心理一拍即合的疯狂行为,料使中国今年装机量超出政府年初目标的约一倍。

但专家和业内人士也指出,受制于并网瓶颈及储能难题,这也可能造成清洁能源光伏电站成为“被过剩”领域。这势必刺激中央政府出手收紧审批权限,以避免又一轮类似风电大规模“弃风”的悲剧重演。

“不管赚不赚钱,先圈地,圈资源,否则别人圈完地,等(光伏)行情好起来,想去占个地盘也占不了了。”一家大型光伏电站开发企业的张先生指出。

按照他的估算,仅从甘肃省政府发出的“路条”看,甘肃今年的光伏电站上马的产能估计将达到2-3GW,再加上青海等地,估计全年中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料达到5-7GW(吉瓦)。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吴达成此前亦预计,今年中国光伏装机量可能会超过5GW,较去年增一倍。

这一规模甚至远高出于目前中国所有的光伏装机总规模,且超出政府制定的今年新增3GW目标规模的约一倍。而据中电联的电力平衡报告,今年光伏地面电站的新增上网容量只有1GW,电网消纳能力仍然是最大的瓶颈。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光伏发电还是一味追求装机容量,这样的飞快发展会造成很大的浪费,同时也脱离了可再生能源的总量目标。

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光伏电池生产国,包括晶澳、无锡尚德、英利及常州天合光能等均跻身全球大厂之列,不过中国光伏产品的逾八成用于出口。

从去年起,中国光伏市场已经打开。从政策上看,光伏发电的有关政策基本在2011年都出台了,包括全国统一光伏发电上网电价;“十二五”光伏发展总体目标大幅提高;用于补贴包括光伏发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从原来的4厘钱提高到8厘钱。

国家发改委专家此前称,2011年中国新增光伏装机容量约2。5GW,令总量达到3.3GW。按照行业观察机构PV-Tech的统计,2011年的中国光伏项目以大型地面电站为主,其中单期容量10MW及以上的项目就有103个,地面电站的总安装量超过了2.3GW,占全部安装量的88%。作为最早推出1.15元每度上网电价政策的省份,青海省的安装量也最多,占全部安装量的36%,宁夏其次。

大干快上,光伏“被过剩”

以中国去年出台全国统一光伏发电上网电价为时点,中国正在加快打开国内光伏市场。恰逢欧洲等光伏发达市场需求放缓,及美国针对中国产品推出“双反”(反倾销和反补贴),国内光伏企业纷纷将目光转向国内。

许多光伏制造企业已经制订了宏伟计划,准备2012年在国内自主或合作开发数百兆瓦的项目,以抵消疲弱的海外市场。而地方政府追求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心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光伏产业被地方政府看成了兼顾稳增长及调结构的一剂“法宝”,尤其是对于光照资源丰富的西部省份更是如此。

继去年青海、宁夏大力鼓励发展光伏的电站之后,甘肃省政府今年遂张开双臂迎接光伏电站。

“现在甘肃发改委对于光伏电站建设差不多是来一个批一个,不过批路条也未必表示(光伏电站能)核准成功。”来自某全国领先的光伏企业人士称。

他解释说,所谓路条,不过是许可光伏电站投资企业进行前期工作,包括土地预审、规划、环评、安评等,距离真正的光伏电站的建设以及核准还有过程。

但是作为间歇性清洁能源,太阳能光伏电站有其明显的弱点对电网瞬时冲击大,且大规模储能的难题仍悬而未决,光伏电站“大干快上”的后果就是并网难题更加突出,而这在青海、宁夏已经有所体现。

“去年青海宁夏等光伏发展比较快的省份,现在已经出现光伏电站"轮流发电"的现象,电网接受不了,”孟宪淦称,比如在青海,去年上了1个GW,但电网实际能接受的只有0.5GW,所以也出现类似风电“弃风”的“弃光”现象。

一位青海本地的光伏电站投资企业的人士亦证实,光伏是间歇性能源,对电网的冲击很大,又没法储能,今年4月青海格尔木已经发生光伏发电脱网事故,这已经引起了政府的重视。

孟宪淦称,中国可再生能源法的核心就是总量目标,政府在考虑补贴能力的前提下来制定目标,但现在的问题是总量目标在地方政府层面已经失控。现在的情况就是“两个脱离”:实际发展脱离中长期发展目标,脱离电网消纳能力。

事实上,根据十一五(2006-2010年)总结,无论是风电光伏还是生物质发电,发电量规划都没有完成,去年风电平均发电小时数不足规划的1,900小时,最低只有1,600小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总量目标控制不好,和电网目标配合不好。

中国能源报最近援引接近国家能源局的权威人士称,中国光伏“十二五”(2011-2015年)规划装机目标已基本确定为21GW,在此期间,中国的新增装机将鼓励建设以金太阳示范工程和光电建筑一体化为代表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为主。

审批权收紧为大概率事件

风电已有前车之鉴。前些年风电行业高速发展,而监管相对滞后,在并网、技术和质量方面都埋下隐患;去年初的三起重大风电脱网事故才引起国家重视,将50MW以下风电项目的审批权由地方收归中央,同时在技术和质量等方面出台一系列监管措施。

光伏发电也面临类似境地。光伏产业仍属于政策驱动型产业,光伏电站的“疯狂”膨胀也势必倒逼政府收紧审批权限。这一点已经在建设太阳能光伏电站方面走在前列的青海和宁夏可以看出些许端倪。

“我感觉像青海宁夏这些之前项目上得比较多的省份,现在热情都不高了,没有以前热了。”大唐宁夏一个项目经理称,宁夏今年项目审批卡得特别严,主要就是卡在上网环节,其他手续都过了就是等着电网批上网。

一位在青海等待政府审批光伏电站的孙先生最终失望而归,他告诉路透,青海已经将所有光伏电站的审批权全部交给省长来审批,审批通过率大大降低,即使通过,每兆瓦的光伏装机还需要向政府缴纳1,000万元的保证金。

而去年,青海省格尔木被批准建设为太阳能发电基地,青海地方政府许诺向去年9月30日前并网的光伏电站提供1.1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补贴,引来所有光伏企业蜂拥而至,被称为青海“930”光伏盛宴,最后基本建成1GW光伏产能。

“国家回收项目审批权是非常有可能的。国家完全有可能、也应该及时出手来控制地方政府偏激的做法。”某上市电企资深行业专家指出。

他并强调,在鼓励行业发展的阶段国家不能代替来做运动员的角色,而是应该制定规则,然后严格公正地执行规则,在出现苗头的时候出手,而不是等出现问题甚至问题很严重的时候才去矫正。

“就像足球裁判,为了比赛好看可能在上半场判罚尺度大些,但还是要及时控制场上形势,不要等双方开打了你再掏几张红牌,谁都受不了。那还不如一开始有苗头的时候就掏黄牌警告一下。”上述专家指出。

挂号服务平台预约系统

预约挂号平台

预约挂号平台收取服务费

就医挂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