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醛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Alexander McQueen的一生,不应该如此肤浅女装店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7:07 阅读: 来源:甲醛生产家厂家

多利亚艾尔伯特博物馆为已故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举办的最大一次作品回顾展,在一个月之前正式开放了。我觉得这么大的事儿,自己一定得参与一下。至于有啥看点,我还没想好。

四年前,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第一次推出了McQueen的回顾展《野性之美》,据说火的一塌糊涂。英国人应该是满不甘心的,毕竟McQueen可是“我国”的人诶。所以,在一年之前就发出去的新闻稿上就用大粗体写着这次展出将是McQueen最大的一次作品展,比纽约那个还要多收入了422件作品,展出空间更大,展出设计也会有精彩的编排。这两座重量级的博物馆那么较劲,我还挺期待的。

说真的,每一件服饰,摆放安排和打光都挑不出一点瑕疵,虽然笼罩在颓废与死亡的压抑氛围中,但不可否认它们是华丽而又令人敬畏的创作。每一个展厅都为了配合某一主题系列的设计而精心打扮,比方说一套以部落为灵感的设计被放置在了一间墙上排满了尸骨的房间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在逛博物馆而不是鬼屋,我很努力的在幽暗的灯光中读着墙上的介绍文字,但它们实在是hard to follow。McQueen个人经历的介绍少之又少,我们知道他父亲是个出租车司机,他上过中央圣马丁,他对自己苏格兰血统的意识特别强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所处的时代背景,周围人对他的影响更是鲜有提及。

我还有一个听上去比较世俗的好奇——他是怎么把这些奇怪的衣服卖出去的?显然我也没有在这个展出中找到答案。

McQueen代表性的看起来像外星生物的爪子一般的高跟鞋,我大概会在Lady Gaga街拍时摔个嘴啃泥的时候多留意一眼。我觉得自己好糟糕,这么不懂得欣赏大师。在开幕当晚的派对上,出于对设计师的尊重,出席嘉宾个个都穿的像是过万圣节一样。整个展览的重头戏,一个叫做“Cabinet of Curiosities”的展示区,过道上挤满了人,场面和商场降价促销甩卖时的热闹没什么区别。在这些人中间,我发现了贝克汉姆,他不太好意思的承认自己只是打酱油的,他从来没看过McQueen的秀,也不太懂他的艺术。

数得上的明星还有Kate Moss和Annabelle Nielson。你们都知道Moss,这个算得上是坏女孩开山元老的超模格外受到那些鬼才设计师的宠爱,她是McQueen生前的好友,并在他2006年秋冬发布秀场的结尾有惊人的表演——Moss的3D影像像幽灵一样漂浮在舞台中央。Nielson呢,在一个职业狗仔记者的眼中,优雅一点形容的话就是派对的常客,不过,作为McQueen的亲密朋友和坚定支持者,这次她也算是相关人士(和小贝夫妇不属一类)。

如果McQueen还在,他应该不会介意,毕竟那些对美的传统表达,他都看不上眼。同样是出了名的任性,他的情绪总是让人琢磨不透。走秀结束之后,记者们为了采到一个不错的quote还不得不战战兢兢,有时他会豪爽的大笑,有时则是冲着人们喊“Fuck Off!”

同一些媒体和嘉宾们的闲聊倒是让我对McQueen这个人有了更丰满的理解。“我希望保护人们,我的很多设计看起来很尖锐,就像盔甲一样。穿着我的设计的女性,我希望人们畏惧她。”这些都是McQueen的经典语录。如果你知道他的姐姐受到她丈夫严厉的家暴,这一切还经常就发生在McQueen的面前,就不难理解McQueen捍卫女性意念的由来。用天才和视野来形容设计师,在时尚界早就被用滥了。McQueen可以说是真的具有这种素质,但我更愿意这么理解,就如同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他有自己的故事,而他选择用一种大胆的方式呐喊出来。

当我看到开云集团的高管们和众显赫贵宾们碰着香槟时,另一个疑团也解开了。办个展的品牌效应可不比办秀差,而且格调也更高,不是吗?

女装折扣批发

品牌折扣加盟店女装生意怎么样